路宁白本资讯网的文章和资源来自互联网。如果有侵犯版权的资源请尽快联系站长,我们会在24h内删除有争议的资源。

赫赫有名的“万岁军”军长,开国中将,林彪四野五虎将之一

军事 admin 次浏览 已收录 暂无评论
赫赫有名的“万岁军”军长,开国中将,林彪四野五虎将之一

文/梅兴无

开国中将梁兴初,打铁出身,大高个儿,长脸大嘴,一排门牙外鼓,人呼“梁大牙”。在漫长的戎马生涯中,他从战士干到军长,从南打到北,又从北打到南,最后打到朝鲜,以善打硬仗、恶仗著称,是叫敌人闻风丧胆的一位猛将。在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中,彭德怀写下“38军万岁”。自此,梁兴初以“万岁军”军长而威名四扬。

“打铁的”炼成“铁打的”

梁兴初,1912年8月23日出生于江西吉安渼陂村,原名梁兴祚,后因“祚”常被人念成“炸”,他索性改名梁兴初。身为梁家长子,家里寄予厚望,送他入学堂念书。可他极不安分,每每犯事,屡罚不改。稍长,因家贫而辍学,他倒乐得逃脱先生的管束。父亲送他学裁缝、学剃头,均因“不安分”被师傅辞退。

15岁那年,父亲送他学打铁,本想磨磨他的性子,可他却喜欢上这又苦又累的活。打铁锻造了他的性格和体魄,后来他回忆说:“参加革命后,无论多苦多累,我从不叫一声苦,喊一声累,咬紧牙关,顽强挺住。这得益于我打铁三年,养成了铁打的性格。”

1930年2月,毛朱红军来到渼陂村,梁兴初丢下铁锤参加了红军。他敢打敢冲,5个月就当上班长。10月,在第一次反“围剿”的战斗中,他带领全班出色完成任务,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1年5月,在第二次反“围剿”中,梁兴初手提一把大砍刀,从山上猛冲下来,连劈数敌,其他敌人扭头就跑,他猛追猛砍,突地一串子弹扫来,他双腿一麻,跌坐在地,他咬牙站起,一瘸一瘸地朝前冲,直到战斗结束。

在红军医院治疗期间,梁兴初见一村妇哭泣,询问方知她为给重病丈夫买药,把两只大鹅担到集市上卖,被一地痞用一块假银元骗走,找那地痞讲理,反被臭骂一顿。梁兴初把参军时母亲给的一块银元换了村妇的假银元,并说:“拿去给大叔抓药治病吧!”这事使他更加认识到革命的迫切性。伤愈归队后,梁兴初任排长,不久又升任副连长。

1931年8月,第三次反“围剿”的黄陂战斗打响。梁兴初率部冒雨发起攻击,他先后两次负伤,尤其是第二次负伤,战友们看到他被子弹击中左胸后倒下,都以为他牺牲了,可他又爬起来,发起更猛烈的攻击,直到战斗胜利结束。梁兴初因此获得“模范连长”称号和红星奖章一枚,所在连被授予“战斗模范连”。医生给他治疗时发现,他左胸竟然无恙,原来子弹击中衣袋中的假银元。战友们说这是好心人有好报,梁兴初则说是人民救了他。

1933年1月,梁兴初任红11师32团3营营长。后部队整编为红1军团2师5团,他任9连连长。在于都河伏击战中,他带着9连冲在全团最前头,一颗子弹从他的左腮穿透头部,血流满面,但他坚持不下火线,带领全连从中午打到黄昏,连续击退敌人7次进攻。战斗结束,他昏倒在阵地上,这一昏迷就是三天三夜,棺材都准备好了,但他硬是闯过了“鬼门关”。

半年后,梁兴初伤愈归队,任红2师4团1营营长。在广昌战斗中负伤,愈后调任5团3营营长。1933年底,在兴国保卫战中,他再次负伤。1935年,在长征中的猪场阻击战中与敌展开白刃战,又一次负伤,后任总部直属侦察连连长。1935年11月,在直罗镇战斗中,他被提升为团长。1936年2月,东征作战,他右手负伤,食指、中指落下残疾。

赫赫有名的“万岁军”军长,开国中将,林彪四野五虎将之一

◆梁兴初将军早年与妻子任桂兰的合影照。

9次负伤,九死一生,梁兴初赢得了“铁打的”威名。他的妻子任桂兰曾感慨:“老梁在红军时期从战士到团长,作战无数,负了9次伤,升了9级,正好是一次伤升一级。他真是一级一级打上来的。”

“把刘志丹的根据地‘抓’来了”

1935年9月12日,中央政治局在俄界开会,决定将中央红军1、3军团缩编为陕甘支队。9月16日,陕甘支队发起腊子口战斗,经过一夜激战,拔掉了敌人这颗钉子。由于信息闭塞,中央和毛泽东未能下定部队开往何处的决心。

梁兴初带支队直属侦察连刚准备驻扎,1军团(虽改纵队,人们仍习惯称军团)派人通知他和指导员曹德连火速前去接受任务。两人赶到军团部,毛泽东、林彪、聂荣臻、左权都在。左权向他俩下达了立即去哈达铺侦察敌情、筹集粮食物资的任务。

赫赫有名的“万岁军”军长,开国中将,林彪四野五虎将之一

◆1942 年,梁兴初(右三)与罗荣桓(右二)在山东。

“就这些?”梁兴初对通知紧急而任务一般感到有些疑惑。左权说:“毛主席还要亲自给你们布置任务。”

这时,毛泽东走过来说:“我有个特殊任务交给你们,设法给我搞点精神食粮来,就是国民党的报纸,多多益善,但要近期的。”他强调两遍“要近期的”。

梁兴初带着换上国民党军服的侦察连,大摇大摆地开进哈达铺。镇上的保安队以为中央军到了,立即列队行注目礼,镇长一干人在镇公所毕恭毕敬地迎接梁兴初这位“中校长官”,就连路过此地的国民党军一个少校副官也赶来拜访。

梁兴初与曹德连、副连长刘云彪悄声商量,由曹带几个人到镇邮局找精神食粮,刘带两个排迅速控制保安队。

梁兴初神气十足地坐在正中,向屋里人“训话”,还对镇长下令:“兄弟我来打前站,明日1万多中央军路过此地,你赶快派人去筹备一些粮草物资。”镇长不敢怠慢,急忙吩咐人照办。

这时,刘云彪回来朝梁兴初点点头。梁拔出驳壳枪高声宣布:“我们是红军!谁也不准动!”屋里人个个呆若木鸡地看着他,他说:“你们不用害怕,只要听话,我保证你们的安全。”

曹德连垂头丧气地回来了,他只找到几张已经发黄的陈年旧报,没有近期的。梁兴初眉头紧皱,糟了,“特殊任务”没有完成。那个少校副官突然说话了:“长官,我从省城回来,带了一捆报纸,不知对贵军可有用处?”梁兴初眼前一亮:“别罗嗦,快打开!”那捆报纸里,有近期的《大公报》《山西日报》。梁兴初连夜将报纸送往军团部。

毛泽东拿到报纸,如饥似渴地翻阅起来。7月23日《大公报》刊文《陕匪势猖獗》称:“全陕北二十三县几无一县不赤化,完全赤化者有八县,半赤化者十余县,现在共党力量已有不用武力即能扩大区域威势”;“全陕北赤化人民七十余万,编为赤卫队者二十余万,赤军者二万”。该报还有《刘志丹徐海东有合股势》《徐海东窜甘》等消息。他兴奋地对梁兴初说:“你们侦察连这次收获巨大,把刘志丹的根据地给‘抓’来了,立了大功咧!”

第二天,中央召开干部大会。毛泽东在会上高兴地说:“同志们,国民党报纸给我们提供了陕北红军的消息,那里有刘志丹的红军,有徐海东的红军,还有现成的根据地。这是个天大的喜讯!我们要振奋精神,北上抗日,到陕北去。”会后,陕甘支队向陕北根据地挺进。中央红军长途跋涉二万五千里,终于找到了落脚点。

陈毅直呼“虎将啊虎将”

1937年1月,梁兴初被选送到延安抗大学习。8月26日,接到八路军总部电令,抗大学员提前毕业,分赴抗日前线。梁兴初任115师343旅685团1营营长,9月下旬参加平型关战斗,完成了师、团首长交给他的打掉“蛇头”的任务,为对日首战大捷立下了汗马功劳。

1938年8月,梁兴初升任685团副团长。10月,奉命率部东进,抵达苏鲁边微山湖以西地区,部队改编为苏鲁豫支队,彭明治任支队长,梁兴初任副支队长兼4大队长。

赫赫有名的“万岁军”军长,开国中将,林彪四野五虎将之一

◆梁兴初

1939年12月,梁兴初奉命率4大队挺进鲁南,25日刚抵达滕县一带即获得情报:日军一个中队押送60多辆马车物资,将从滕县回返费县。梁率部于26日晨赶至日军返程必经之地兑头沟设伏。他先放过尖兵,待马车队及后卫进入伏击圈后,一声令下,密集的枪弹射向敌群。公路上的日军乱作一团,膏药旗倒地,车轧脚踏。梁兴初决心速战速决,连续组织6次冲锋,将敌人逼至沟底,与日军展开了半小时白刃战,日军中队长走投无路,拔枪自毙,近百人的日军除3人被活捉,其余全被击毙。此战告捷,4大队由营扩大到团的编制,在边区站稳了脚跟。

1940年,日军从正面战场调集重兵到华北,重点“扫荡”敌后抗日根据地,企图消灭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国民党顽固派利用军事上的减压,发动了第二次反共高潮,汤恩伯率20余万兵力直逼皖东、皖东北、皖东南的新四军。1940年12月下旬,任115师教导5旅旅长的梁兴初受命率部南下,越过陇海铁路,进入淮海抗日根据地,支援新四军作战。

“皖南事变”后,陈毅为新四军代军长,刘少奇为政治委员,重建军部,整顿部队,教导5旅改称新四军独立旅,原13、14团改为1、2团,淮海游击大队改编为3团,兵员增至7000余人。

泗阳县陈道口是大运河上的一个小镇,为兵家必争之地。敌顽江苏省主席韩德勤乘日军“扫荡”苏北抗日根据地之机,派兵强占陈道口,强征民工大兴土木,修建圩子,意欲死守,为汤恩伯第31集团军东犯准备通道。

10月14日,陈毅命令独立旅全部,3师19团、4师29团共5个团的兵力,拔掉这颗“钉子”,任命梁兴初为前敌总指挥。20日下午5点,梁兴初指挥部队发起总攻。因顽军工事坚固,装备精良,1团三次攻击东圩子未果,伤亡惨重。梁冒着密集的炮火,到一线指挥作战,命令集中火力掩护1团的攻击行动。关键时刻,1团连续爆破成功,占领了东圩子。梁又指挥其它3个团向敌人据守的核心大圩子发起攻击,晚8点全歼守敌。此战粉碎了韩德勤与汤恩伯夹击新四军的阴谋,为扩大淮海抗日根据地提供了契机。在新四军旅长以上干部会议上,陈毅对梁兴初连连称赞:“虎将啊虎将!”

1942年10月底,鉴于山东形势吃紧,独立旅奉命北返山东。在苏北期间,该旅参加大小战斗60多次,毙伤俘敌伪4000余人,缴获大批武器和物资,使淮海根据地与皖东北根据地、盐阜根据地、山东根据地连成一片。

1942年12月,新四军独立旅归建八路军115师,恢复教导5旅番号,驻扎日照县巨峰一带。1943年1月9日晨,日寇数百人在浓雾掩护下进犯巨峰。梁兴初指挥部队正面压制进攻之敌,同时命一部从侧翼猛攻日军指挥阵地,打哑了日军重机枪,给日军以沉重打击。7月,梁兴初在三关口指挥部队全歼伪皇协军第5旅旅长以下700余人,占领了五莲山区。于是,梁兴初有了“梁老虎”的威名。8月,滨海军区第一军分区成立,梁兴初任司令员。日本投降后,军分区机关和所属部队改编为山东军区第1师,梁兴初任师长。

“使敌在我阵地前尸横遍野而毫无进展”

1945年10月,梁兴初奉命率山东军区1师千里跋涉,抵达东北,1师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1纵1师。梁兴初指挥1师在秀水河、本溪、四平、三下江南等战役中所向披靡,打出了1师“东野老大”的地位。

1947年8月某日,林彪、罗荣桓召梁兴初谈话,让他去第10纵队任副司令员。“我宁当鸡头,不当凤尾!”性格耿直的梁兴初表示,“要当就当司令,干副职,我宁愿回去再当师长。”

赫赫有名的“万岁军”军长,开国中将,林彪四野五虎将之一

◆1981年,梁兴初(中)与贺庆积(右)重返黑山阻击战101高地。

林、罗相视一笑,林彪沉吟片刻后说:“好钢要用在刀刃上。”这样,梁兴初任10纵司令员。

10纵是由地方部队新组建的,在东北属二流部队。黑山一战,让10纵一战成名,二流变一流。

1948年10月21日中午,10纵收到“东总”急电:“长春敌十万起义投降,锦州敌十万被歼,沈阳陷于孤立,有企图向锦州突围,与锦西北上之敌会合,妄想夺回关内。令你们即返黑山、大虎山,选择阵地,构筑工事,顽强死守,阻击敌人,掩护主力到达后,聚歼前进之敌。”

黑山、大虎山西面是医巫闾山脉,东面是连绵沼泽地,只有中间25公里宽的狭长丘陵地带,黑山、大虎山就在这条走廊的中间,犹如一道闸门。10纵的任务是关住这道闸门。

10纵即将迎击的是国民党军“王牌”新1军、新6军、207师,以及71军、49军、52军,共5个军12个师,全部的美式装备。1对5,这仗怎么打?梁兴初硬邦邦地甩出一句话:“人在阵地在,誓死不让敌人前进一步!”

梁兴初在黑山、大虎山一线迅速布兵:28师据守黑山地区,控制黑山县城;29师守黑山县城以西地区;30师守大虎山地区。

10月23日一早,战斗打响。廖耀湘派一部攻击黑山正面28师的尖子山警戒阵地。廖本想一天拿下黑山,结果只占了一个警戒阵地。

晚6时,林、罗发来电报:“务须使敌在我阵地前尸横遍野而毫无进展。只要你们守住黑山三天,西逃之敌必遭全歼。”让梁兴初他们浑身上下热血沸腾。

赫赫有名的“万岁军”军长,开国中将,林彪四野五虎将之一

◆38军军长梁兴初、副军长江拥辉、政委刘西元(左起)入朝初期合影。

24日晨6时,廖兵团避开昨天进攻的黑山正面阵地,从侧翼高家屯一线发起猛烈攻击。炸弹、炮弹狂泻下来,高家屯一线地动山摇、硝烟蔽日。28师高家屯阵地是防线的要害,梁兴初赶到28师指挥所,对师长贺庆积说:“敌人躲开了咱们的刀锋,从侧翼攻击刀背,你要把刀锋给我翻转过来!”

84团2营坚守主阵地101高地,打退了国民党青年军207师3旅发起的3次集团式冲锋。敌在第4次冲锋前,再次用飞机、重炮轰击,2营伤亡惨重,101高地失守。梁兴初没有给敌人以喘息的机会,立即下令集中炮火轰击101高地,炮弹砸在聚集在高地上的国民党军头上。贺庆积命令预备队82团1、3营发起冲锋,激战半小时,收复了3个高地。

25日,一阵天崩地裂般的爆炸声撕破了黎明的帷幕。有“国军之花”之称的新6军169师以成团的兵力,1小时内向101高地发起3次冲锋,都被英勇的82团打了下去。敌人一个连突然从侧面爬上山头,敌我双方在山头上展开惨烈的白刃战。这时,敌方竟然对石头山实施炮火覆盖,双方全部伤亡。敌人用卑鄙而残酷的手段占领了石头山。

上午10时,敌人以4个营兵力,向92高地发起攻击。82团5连连续击退敌人3次冲锋,最后只剩下10余名战士,敌人蜂拥而上,战士们拉响成束手榴弹,敌人成堆倒下,5连战士全部壮烈牺牲。

敌人每次以两个营以上的兵力,向101高地发起波浪式的冲击。82团4、6连在营长的指挥下,一连击退了敌人20余次进攻。敌人又组成尉级以上军官“效忠党国先锋队”发起新一波冲击。阵地上解放军已不足百人。下午4时,101高地再次失守。

黑山的门户再度被打开,防线危如累卵。梁兴初打电话命令贺庆积马上组织反击。贺感到部队伤亡太大,极度疲劳,建议等到晚上再反击。梁兴初斩钉截铁地说:“不行!一定要在天黑前夺回101!如果让敌人喘过气来,修好工事,我们再反击,难度更大。必须马上反!”顿了顿又补了句,“你反还是我反?”贺庆积大叫:“我马上反!”梁兴初又调30师的一个营增援。

梁兴初又一次跑到28师阵地。28师政委晏福生担心他的安全:“梁司令,还是撤一撤吧。”梁兴初说:“我不撤,看哪个敢撤?谁想撤,就踩着我的身体过去!”贺庆积调集所有预备队,在10纵所有炮兵火力的掩护下,分四路直扑101高地,天黑前全部收复丢失阵地。

这一天,廖兵团动用了5个师的兵力进攻10纵坚守的各处阵地,尽管攻势凶猛,但所有的进攻都被遏止。

26日凌晨,10纵收到“东总”急电:东进主力已到达,敌已向东溃退,望即协同主力动作,从黑山正面投入追击。这意味着10纵的任务胜利完成!

梁兴初下令10纵向敌发起全面进攻。12月28日,战役胜利结束,廖兵团10万人马被围而歼之。

黑山阻击战是梁兴初军事生涯的杰作。战后,梁兴初与贺庆积等登上101高地。高地已被炮火硬生生地削去2米,变成“99”高地。黑山亦为名副其实的黑山,土地和石头被硝烟熏得锅底一般黑,树木变成一根根黑木桩,满山遍野都是烧得焦黑的尸体……梁兴初浑身颤栗,这位铁汉子禁不住潸然泪下。

1949年5月,梁兴初调任38军军长,挥师南下,所向披靡,与兄弟部队胜利地进行了宜昌、渡江、衡宝战役,后进军广西,解放百色,一直打到云南中缅边境。

彭德怀大笔一挥“38军万岁”

1950 年10 月,梁兴初率38军开赴朝鲜前线。在第一次战役中,彭德怀交给38军的任务是奔袭熙川,歼灭南朝鲜第8师。

梁兴初以113师担任主攻;112师迂回熙川以东,断敌后路;114师为预备队。112师在迂回中发来急电:发现“黑人团”。梁兴初考虑到美军装备好、火力强,决定谨慎行事,并将情报上报“志司”,结果贻误了战机,致使敌8师溜掉。所谓“黑人团”的情报,为朝鲜人民军误传。

第一次战役结束后,开总结大会。彭德怀满脸怒气地点了梁兴初的名:“我问你,我让你38军往熙川插,你为什么不插下去?人家说你是一员虎将,我彭德怀没领教过!什么虎将,我看是鼠将!”梁兴初忍不住回了一句:“不要骂人嘛!”彭德怀猛地一拍桌子:“老子骂你算客气的!我彭德怀别的本事没有,斩马谡的本事还是有的!”整个会场顿时鸦雀无声。

赫赫有名的“万岁军”军长,开国中将,林彪四野五虎将之一

◆梁兴初报名入朝参战。

散会后,“志司”作战处长丁甘如找到梁兴初说:“刚才彭总让我告诉你,会上他批评重了些,不要因为挨了批就泄气,下一仗要打好。”梁兴初只说了句:“38军不是纸糊的!”

1950年11月初,彭德怀部署第二次战役。毛泽东对38军寄予厚望,11日3小时内两次电示“志司”要“注意使用38军”。“志司”交给38军的任务是先打德川,并派42军一个师助战。梁兴初当即拒绝:“打德川38军包了!”

为了确保胜利,梁兴初对军部侦察科长张魁印说:“你火速组织一个先遣队,300人左右,携带电台,沿途向指挥部报告敌人的动态、地形、地貌,穿插到德川以南的武陵里,炸毁大同江上的武陵桥,时间不能超过26日上午8点。”24日6时,张魁印带领先遣队,化装成南朝鲜军队,在朝鲜向导的引导下,灵活穿插敌军层层关卡,于26日早晨7点50分,炸毁了武陵桥,切断了南朝鲜第7师退路。家喻户晓的故事片《奇袭》,就是以此战例为素材拍摄的。

25日傍晚,梁兴初命令38军主力兵分三路出击,次日上午9时,占领了德川城北、城东高地,敌7师被包围在德川河谷的狭小地带。经过7个小时的激战,全歼敌7师师部及所属第5、第8联队,缴获大量枪、炮、汽车。

27日一早,“志司”指示下一步以打美军为主,38军立即向军隅里前进,派出一个先遣师火速赶往三所里,阻止敌人撤退和增援。

梁兴初下令:113师作先遣师直插三所里;112师向价川前进;114师跑步直扑嘎日岭,以保证112、113师侧翼安全。112师、114师不断有消息传来,惟113师一直无音信。梁兴初一夜没合眼,直到次日早上,电台终于收到113师的消息。该师为避免被美军测向,实行无线电静默,14小时急行军72.5公里,于28日8时许抢占了三所里。梁兴初心中一块石头落地。

113师电台一打开,即被美军发觉。113师展开没有几分钟,美骑兵第1师一个团就扑了上来。113师击退了敌人的10多次冲击,死死地钉在了三所里。美军企图从三所里西面的龙源里退走,113师先敌一步占领了龙源里。在三所里、龙源里阻击战中,113师不仅卡住了美第9军退路,而且击退了美骑1师和英29旅向北的增援,使南北敌军相距仅1公里,却可望而不可及。

梁兴初命112师派一个团至龙源里以北的松骨峰增援。335团1营3连堵击松骨峰,337团1营3连堵击龙源里,互为犄角。美军十几架飞机轮番轰炸两个山头,数十辆坦克掩护步兵6个多小时轮番进攻,未能前进一步。志愿军子弹打完了,用枪托砸,用刺刀挑,用牙齿咬,用手雷擂,与敌人血肉相博,有的战士被汽油弹点燃,就抱住敌人同归于尽。著名作家魏巍以335团1营3连的英雄事迹写成《谁是最可爱的人》,在《人民日报》发表后反响巨大,“最可爱的人”成了志愿军战士的代名词。

赫赫有名的“万岁军”军长,开国中将,林彪四野五虎将之一

◆梁兴初(右二)与彭德怀(左一)在朝鲜前线。

38军的战报送到 “志司”,彭德怀只说了3个字:“打得好!”并亲自写了嘉奖令,参谋把电文拿走,彭德怀又要了回来,大笔一挥写下一行字:

“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 38军万岁!”

梁兴初看见嘉奖令上面的“38军万岁”,豆大的泪珠滚落下来。38军亦以“万岁军”名扬天下。

1952年3月,梁兴初任志愿军20兵团代理司令员。1954年任海南军区司令员,1955年任广州军区副司令员,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67年任成都军区司令员。

“文革”中,梁兴初受“九一三事件”的牵连,被隔离审查长达8年。粉碎“四人帮”后,梁兴初写申诉信给中纪委常务书记黄克诚。黄克诚在一次纪检会议上说:“梁兴初,一个打铁的,从小参加红军,受过9次伤,打了那么多的胜仗,他能反对毛主席吗?”中央鉴于梁兴初未与林彪集团的阴谋活动有牵连,但有政治错误,本人认识错误态度较好,决定免除处分,按大军区正职待遇。当时大军区正职的命令刚下,不好变动,只能安排他任大军区顾问。梁兴初表态,不当顾问,申请离休。

赫赫有名的“万岁军”军长,开国中将,林彪四野五虎将之一

◆彭德怀签署的“38军万岁”电报。

1985年10月5日,一代战将梁兴初因心脏病抢救无效,与世长辞,享年72岁。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

转载请注明转自《党史博采》。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

党史博采微信公众号:dangshibocai

路宁白本资讯网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