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宁白本资讯网的文章和资源来自互联网。如果有侵犯版权的资源请尽快联系站长,我们会在24h内删除有争议的资源。

四渡赤水中,毛主席妙用情报,蒋介石差点当了俘虏

历史 admin 次浏览 已收录 暂无评论

在四渡赤水这场突围战中,毛泽东使出了两大绝招:一是把运动战发挥得淋漓尽致,使对手疲于奔命;二是把情报战运用的得心应手,把对手玩弄于股掌之上。

蒋介石差点当了俘虏

1933年秋天,红四方面军接待了一位非常特殊的上海客人,他就是廖承志。廖承志随身带着一份极其珍贵的情报——敌军密码破译法。在此后一年多时间里,红军轻易地破译了国民党军上至南京蒋介石下至战场师团长的秘密电报。

红军占领遵义后,从负责侦听敌台的总部二局破译的敌人电报中得知,追击红军的薛岳兵团的两个纵队虽然已经入贵州,但尚未渡过乌江。蒋介石围攻遵义的部署亦尚未完成。党中央与中革军委立即利用这一空隙时间,召开遵义会议并就地休整扩大红军。

遵义会议后,毛泽东复出后的第一仗土城之战之所以没能打好,主要原因其实并不是毛泽东指挥不当,实在是因为情报工作的差错而造成了毛泽东判断的失误。原来以为敌军是4个团,实际上是6个团,而且还有后续部队。红军的情报工作者吸取了这一教训,在随后数月的关键时刻里,没有出过任何重大失误。

四渡赤水中,毛主席妙用情报,蒋介石差点当了俘虏

四渡赤水是毛主席的得意之笔

继土城之战的是二渡赤水后的桐遵之战。1935年2月6日,蒋介石任命云南省主席龙云为“剿匪军第二路军总司令”。7日,龙云发布了绝密的《作战方略》电令。红军破译了这一电令,于是在2月9日的扎西会议上,根据东边敌军薄弱的情况,毛泽东决定二渡赤水返回遵义,并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先后击溃和消灭敌军2个师8个团,俘虏约3000人,取得了红军长征以来最大的一次胜利。

军事部署的屡屡落空使蒋介石大为光火,为了掌握红军的动态,严令空军加强侦察,因为当年蒋介石的指挥多凭飞机报导。谁知这一招又被毛泽东利用,来了个将计就计,使侦察的结果帮了红军的大忙。红军愚弄飞机的方法既简单又实用,如红军明明向北行进,听到飞机来时即向后转朝南行进,等飞机去后又依然转向北进。这样,蒋介石获得的错误情报使得蒋军跑断了腿。

在红军大张旗鼓地第三次渡过赤水河西进后,毛泽东得知南线敌军因整体加速西移而露出缺口,尤其是蒋介石已经亲临贵阳指挥作战,立即命令主力秘密地折西向东,第四次渡过赤水河,指挥红军小部队虚张声势,制造北进假象以迷惑空中侦察,主力却急速南下长途奔袭贵阳,以逼蒋介石调出滇军,让出红军入滇的通道。蒋介石误以为毛泽东已经走上了石达开的不归路,因此急于想在这最后一战中露上一手而来到前线,根本没有想到结果反而弄巧成拙,差点当了毛泽东的俘虏,以至在惊慌失措中乱了方寸而严令滇军“护驾”。

四渡赤水中,毛主席妙用情报,蒋介石差点当了俘虏

红军四渡赤水雕塑

毛泽东也有难言之隐

在渡金沙江时,情报又起了关键的作用。当时,红军离金沙江边还有3天行程,敌人在红军的后边只有一天的路程。敌人前面是十三师,师长万耀煌要保存实力,蒋介石问他前面有没有共军,他谎报情况说前面没有共军,就在原地等了一天,又向回走了一天,再返回来又要3天,这样就和红军的距离差了6天。对这些情况红军都了如指掌,所以红军才有时间把一军团从龙街渡、三军团从洪门渡都调到皎平渡顺利渡江。

为了及时掌握敌军情报,红军同时搞侦听的有好几个电台,每台都抓住敌人一两个军,什么时候都听着它。那时敌人通报用密码,通话用明码,有时加点英文。他们在通话时什么都谈,部队行动到什么地方,都互相告诉。这样,红军起码可以知道敌人的动向和驻地。另外,当时敌人使用的密码也比较简单,很容易破译。红军译电员们整天专注于监听、截获、破译敌方电讯的工作,供中央领导了解敌情,有时几天几夜睡不上一个安心觉。

掌控了战场的信息,使得原本就擅长用兵,尤其是擅长运动战的毛泽东更是如鱼得水,如虎添翼,充分发挥了红军机动灵活的特长,使得红军虽然人少装备差也照样能在战场上声东击西纵横驰骋。而信息的短缺和误导使得国民党军队对红军的动态一知半解甚至一无所知,直接导致了在战场上的处处被动。

当年红军严密地监视着对手的一举一动,只不过为了高度保密,只能让极少数几位领导了解情报内容。于是,不明个中玄机的绝大部分指战员,当然也包括许多高级指挥员都对红军的行动产生了错觉发生了误解,甚至还出现了林彪因为红军不走“弓弦”却走“弓背路”而怀疑毛泽东指挥能力的风波。那时的毛泽东确实也有难言之隐,他的指挥显然有确切的情报为依据而不得不走“弓背路”,只是在当时不便明说罢了。因为情报的来源对红军来说实在是性命攸关,毛泽东绝不会为了替自己辩护而轻易冒泄露“天机”的危险。

四渡赤水中,毛主席妙用情报,蒋介石差点当了俘虏

四渡赤水时也是险象丛生

红军侦听敌军电台以获取机密的行动直到北渡金沙江前夕才因一个偶尔的失误而被国民党军发现。当时红军到了云南后,一个参谋被敌俘去,他带着的一些被红军破译出来的敌军电报底稿未能及时销毁而被搜出。1935年5月2日,龙云发急电向蒋介石报告此事,惊呼“无怪其视我军行动甚为明了,知所趋避”。蒋介石这才如梦初醒。从此,敌人就一天换一个密码,甚至一报一密,但还是被红军猜出来了。

“科学的千里眼、顺风耳”

对情报的重要作用,长征中掌管红军情报工作的刘伯承曾经打过一个非常生动的比喻:“玻璃杯里押宝,看得一清二楚。”

当年红四方面军情报工作负责人罗青长曾撰文谈了徐向前对情报工作的高度评价:“我永远不会忘记徐帅和我最后的一次交谈。那是1976年的深秋,我踏着落叶步入徐帅的小院。徐帅精神矍铄,坐在藤椅上等候着我。我向徐帅稍致问候之后,徐帅就跟我谈起了党的情报工作。我当时任中央调查部部长。徐帅说:你们的工作很重要,在历史上是立了大功的。《长征组歌》中不是有这么一句吗,‘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不错,毛主席用兵确有过人之处,但他也是以情报做基础的。中央红军四渡赤水河时,中央负责情报工作的是总理、伯承、剑英、克农和陈赓、曾希圣、王铮等,对敌情了如指掌。红军之所以敢于在云贵川湘几个老军阀的防区内穿插往返,如鱼得水,就是因为我们在龙云、王家烈、刘湘、何键的内部安插了我们的人,并且我们破获了他们的密码。因此,我们掌握了战争的主动权。在这方面,情报工作功不可没。”

毛泽东则先后两次为侦察电台题词:一次是“你们是科学的千里眼、顺风耳”,另一次是“你们是革命的鲁班石”。这些题词言简意,却意味深长,真实而又生动地反映了情报工作在毛泽东心中的地位以及对战争胜负的重要性。

红军早在第二次反“围剿”开始前就组建了专职队伍严密侦听敌台之间的通话以获取绝密情报。为了加强电台保密,毛泽东制定了许多纪律条文。如规定两个电台之间不许随意通话,利用电台密语代替电台名,在电报密码本上再加密码表,密码表经常更换,重要的军事机密一报一密等等。为防止部队行动泄密,毛泽东还命令电台不用时必须把电键卸下交给警卫员携带。这些措施效果显著,使红军的军事秘密做到万无一失。

情报工作是红军运动战的基础,离开了情报信息,运动就会成为盲动和乱动。四渡赤水是红军运动战的经典,同时也应该是情报工作作为红军运动战基础的经典。

版权声明:本文刊载于《军事文摘》杂志。作者:孙果达。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转自《军事文摘》”。

路宁白本资讯网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