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宁白本资讯网的文章和资源来自互联网。如果有侵犯版权的资源请尽快联系站长,我们会在24h内删除有争议的资源。

秋凉了!平凉庄浪农村老家的土炕又一次点燃了!

三农 admin 次浏览 已收录 暂无评论

冬去春至,沉寂的乡村傍晚依然在冰凉的怀抱中沉睡着。

窗外,还是冷暖骤变。晚饭后,奶奶不时吆喝着:“娃们,快上炕,快上炕暖暖脚”。这不由得让我想起小时候住过的暖烘烘的土炕,犹如一缕固守在我心中的浓浓乡情,时刻萦绕在我心间。

秋凉了!平凉庄浪农村老家的土炕又一次点燃了!

土炕,自古以来,是乡里人居住的唯一睡觉地地方。儿时在我老家那个小山村,人们生活比较清苦,在家家户户的瓦房里或窑洞里,均有一面面土炕是必不可少,这也是人们生活的必备品。每家每户都有一面土炕,有些还连着灶台呢!因为它们可以共用一个烟囱,而且带灶台的土炕比较保温,比如大伯家的就是。祖祖辈辈就在土炕上生儿育女,繁衍生息,过着属于他们的生活。每到寒冬来临天气变冷的时候,土炕就派上用场了。烧土炕也是技术活,每天傍晚,女人们会把干燥的麦草、苞米杆、高粱杆等柴禾塞进炕洞点燃。一阵呛人的滚滚浓烟过后,用长长的灰耙子均匀地把灰烬捅到每个角落,然后轻轻堵上炕眼门,稀薄的空气基本可以保持未燃尽的柴禾继续燃烧下去。不一会儿,从烟囱和炕眼门缝隙精打采地冒出缕缕白烟。没有多少时辰,土炕慢慢就烧热乎了,整个屋子里也就跟着暖和起来。

秋凉了!平凉庄浪农村老家的土炕又一次点燃了!

农村中的大多数女人都会懂得这种基本的烧炕技术,能够根据气候变化自如控制炕洞里的火势,调节着土炕的温度。这样既不浪费填土炕柴禾,也不会让人受冻。妈妈说交九了天气太冷时就要添些浪柴(河水暴涨从上游冲刷到河边上的短截树枝)或煨煤,不然天快亮时,土炕就冰了。要使土炕保持温度时间长一些,只有浪柴管用。在闲暇时间,哥哥和我都去河边扫浪柴,可在数九寒天烧土炕后煨上它以保持土炕温度而备用。每当烧炕时分,妇女们都会早起,甚至摸着黑裹了头巾,要么捧起把麦草往炕洞里塞,奄奄一息的灰烬陡然闻到新鲜空气,精神一振,于是死灰复燃。要么拎来半笼浪柴慢慢地煨进去,条件好的家里可以用煤代替浪柴。用灰耙把填土炕的浪柴或煤沫均匀地覆盖在正在肆无忌惮的炙烤土炕的发红的火堆上,扼杀着先前的嚣张和无赖。

秋凉了!平凉庄浪农村老家的土炕又一次点燃了!

岁月不居,流光不老。对土炕的依恋和刻骨铭心地记忆莫过于冬天了。进入冬天,庄稼收了,地里闲了,庄稼人就没事可做了。男人们可以筒着手三个一群,五个一堆站在生产队公房那块晒着“暖暖”聊天了,那也是社员唯一娱乐的地方。女人们则盘坐在炕上,用又细又长的麻绳纳着鞋底,那一针一线,将农家岁月拉得悠悠长长,同时等待儿女们早早归来。我时常爱托腮趴在炕沿上问妈妈已经做好楦子的鞋子:哪双是哥的?哪双是我的?

秋凉了!平凉庄浪农村老家的土炕又一次点燃了!

家里来了客人,就得上炕。这并不是什么规矩,庄稼人没有那么多规矩。不是非要上炕不可,只是屋子里冷得坐不住,也站不住。脱了鞋,上了炕,用被子捂住腿和脚,就不冷了。这种暖和不只在身上,而且在心里。当这种生活成了习惯,在招待亲戚客人吃饭的时候,在土炕上安上炕桌,将饭菜摆放地炕桌上供客人用餐,“上炕”也就成了每家待客最热情的礼仪了。土炕成了乡人待客之道,使主客形如一家。和客人们拉着家常,吃着粗茶淡饭,咀嚼着炒的豆子,打发光阴,人们的心情无比愉悦。

秋凉了!平凉庄浪农村老家的土炕又一次点燃了!

土炕也是孩子们成长的摇篮。我的幼年、童年的好多时光都是在土炕上度过的。吃过晚饭,我们兄妹打闹着上炕,争先恐后地把脚伸进被子里面。或围坐在妈妈四周听她做着针线活给我们讲故事。我们捂得热乎乎的,又是趁着对方不注意一把扯着被子包在对方头上,活着在被子底下挠人家脚心痒痒,不时地从被窝里传出隐隐告饶声和啼哭声,妈妈在土炕上总有断不完的官司。妈妈说我很小时候用被子围住坐在炕上,哥哥也就三、四岁。他时常抱住我脑袋一顿“圆头娃、圆头娃”地乱摇,等我哇哇大哭时,哥哥一道光影已跑远,妈妈说哥哥太淘了。还有一次家里盖房子,哥将锯末渣滓摸糊我一头一炕......。只有他玩累时,就顺势倒在炕的任意一个角落,做着一个又一个的“好梦”。

小妹四、五岁时,更搞笑。她不知什么时候,把一只死麻雀用她的粉红色手帕包起来,悄悄地藏在土炕上铺的毛毡下。等妈妈发现打开手帕时,麻雀身上全是蛆,吓死人了。小妹言之:鸟儿在炕上暖和了就能动弹了。妈妈这时哭笑不得。

小时候,让我更记忆犹新的是,每当一觉醒来,妈妈还在做着针线活或者把我们棉衣棉裤翻弄着找虱子并挤死它们。记得有一年冬天格外冷,有一天早上,发现我家的小花猫被哥哥活活压死在身下,惊恐万分的我,想念小花猫恨了哥哥好些天。

大妹妹烧炕烧掉妈妈一只鞋子,后来才发现,原来是我家小狗叼在屋外柴禾旁了。

秋凉了!平凉庄浪农村老家的土炕又一次点燃了!

小时候,我最怕冷,每年妈妈领我们回外婆家,我也学着外公外婆盘着腿坐在他们中间。村子里小字辈前来给外公外婆在炕前磕头作揖,我也是笑嘻嘻看着学着。大人们坐上炕来喝黄酒,外公给我也每次倒一点让我尝。现在回想再也喝不上土炕上喝小酒的那种味道了。

流逝了多少时光,土炕的趣事总也说不完,走过了多少风雨,土炕仍然占据着我心灵一隅。

秋凉了!平凉庄浪农村老家的土炕又一次点燃了!

每次回老家,婆婆总是提前把土炕烧得热乎乎,提前将被子铺开暖上和炕一样大。一到晚上,睡在热乎乎的土炕上,耳边没有了城市的喧闹和汽车的轰鸣。透窗而入的月光静静地照在我身上,脑子里一片空灵。闻着泥土混合这柴草燃烧后残留的焦糊味,做温暖而踏实的梦,心里有一种异样的平静和舒畅。

在农村,土炕永远都不会消失,有了土炕才有了乡间家家户户平凡而又浪漫的日日夜夜。有了土炕,才有了家乡人祖祖辈辈平静而又热烈的岁岁年年。土炕和庄稼人一样,永远是那么温暖、亲近,永远是那么让人怀想和难忘。

来源;大美庄浪企鹅号

路宁白本资讯网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